ad
ad

安秉勋求婚成功!他的婚礼有可能超越母亲焦志敏吗?

更新时间:2017-12-29 00:00 点击数:

辞旧迎新之际,总是很适合做人生的大决定。继乔丹·斯皮思订婚的消息之后,又一位高尔夫界备受瞩目的球员安秉勋也传来好消息!

北京时间2017年12月29日,中韩混血球员安秉勋在社交网站上跟大家分享了自己求婚成功的消息。

早在二十多年前,两位来自不同国家的乒乓球国手中国的焦志敏和韩国的安宰亨,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异国恋,为两国人民津津乐道。时光流转,轮到他们的儿子安秉勋粉墨登场。不过父母当年那场盛大的“世纪婚礼”,恐怕安秉勋和他的新婚妻子难以超越了。


342期《高尔夫周刊》封面故事《母子英雄传》曾经对安秉勋父母的这场跨越国界的爱情做过回顾,刊载部分原文如下,让我们一同回顾属于安秉勋的《老爸老妈的浪漫史》。


惊天动地的爱情

焦志敏身材高挑,样貌清纯,是中国乒乓球队的头号大美女,往球场上一站,楚楚动人。


1984年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举行的第七届亚洲锦标赛,前来参赛的韩国小伙子安宰亨看到焦志敏打球时总是习惯性地用手将额前的碎发撩至耳后,可爱至极,对她一见钟情。


当记者向焦志敏求证“撩头发”的故事时,她甜蜜地笑了,说:“我也不知道,但是别人都这么说。当时韩国队的队员见我都不问好,而是模仿我撩头发的动作。”

安宰亨有一个“情敌”——队友刘南奎。刘南奎很懂得讨好女人,他不断地给焦志敏写信,还送衣服、鞋子、项链、水晶之类的礼物。相比之下,安宰亨就显得“傻乎乎”的,他除了写信之外,送的都是写着诗词的杯子之类的东西。他还送给焦志敏一个自己用木头雕刻的乒乓球台,一男一女在打乒乓球,一个右手执拍一个左手执拍(焦志敏左手横拍两面打法),还有一个小童在当裁判,这代表他们将来的孩子。


正是安宰亨的质朴和深情,打动了焦志敏。她说:“安宰亨跟我说话的语气、眼神、聊的话题,都给我踏实、憨厚的感觉。他给我安全感,想干嘛我都知道。而刘南奎感觉还是个小男孩,玩心太重了。”


1987年初,焦志敏和安宰亨确定了恋爱关系。和普通人谈恋爱不一样,他们一年只能通过比赛见几次面。那时候乒乓球比赛所有国家的选手都住同一个酒店,在同一个餐厅吃饭,坐组委会统一安排的大巴去赛场。所以,焦志敏和安宰亨抬头不见低头见。安宰亨问焦志敏能不能打完比赛出来坐坐,而焦志敏在比赛期间就像躲瘟疫一样不敢跟他说话。只有比赛全部结束了,焦志敏拿到冠军后心里踏实了,才会答应安宰亨见一面。


为了躲避火眼金星的韩国记者和中国教练,焦志敏和安宰亨都约在酒店的楼梯间见面,因为一般客人都坐电梯,楼梯间鲜有人去。由于语言不通,正常人10分钟就能说完的话,俩人得聊1小时,一边蹦英语单词一边比划,还要手写汉字。虽然安宰亨不会说中文,但是汉字写得很好,焦志敏写的汉字他不但全能看懂,回复的语法也很正确。这得益于安宰亨有个当中学语文老师的爸爸,上世纪80年代的韩国,有文化底蕴的象征之一就是会写汉字。老头子自己写得一手漂亮的中文毛笔字,也教会了儿子写汉字。


有时,焦志敏还会带着翻译去和安宰亨见面。“我们那个年代男女不能太接近,谈恋爱也一样,所以带着翻译一点都不奇怪。我们聊聊家庭,聊聊平时训练,聊聊下一个比赛的时间。他很笨,聊的话题一点都不吸引女人。我们也不说肉麻的话,但是知道彼此心里的感应。”


中韩两国到1992年才正式建交,焦志敏退役后,俩人联系反而没有以前方便了,见面必须去第三国。安宰亨给焦志敏寄信,要辗转香港才能到达内地,中国外交部、安全部先看一下,然后转给国家体委,领导看完再转到乒乓球队,领队、教练也要过一遍,等信过了几道手到焦志敏手上时,已经破破烂烂的。

1989年赶上特殊事件,焦志敏和安宰亨几个月都联系不上。


焦志敏考虑过去美国,但又担心美国拒签或签证批下来的时间很漫长。这时,一个韩裔美国人找到焦志敏,他说自己是安宰亨的叔叔,可以帮助他俩联系。焦志敏一听,那太好了!她写了一封信托那人转交,还附了一个礼物。以前,安宰亨送给焦志敏一根项链,吊坠是半颗心,另外半颗心还留在他那里。焦志敏回了一个类似的礼物。


谁知道,那人根本不是安宰亨的叔叔,而是个骗子。他回韩国后,就把焦志敏的信和礼物卖给了记者,赚了一大笔钱。当时,焦志敏和安宰亨的爱情在韩国被吵得很热,几乎所有大韩民国的人都在关注他俩的结局,所以记者愿意高价购买信息。刹那间,韩国媒体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来。安宰亨一看报纸,反而乐了:噢,焦志敏还在想着我呢!此前他太久没有得到焦志敏的讯息了,自己都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走下去。


骗子反而成了焦志敏和安宰亨感情的催化剂。安宰亨找到骗子,说不怪他了,只要他把信和礼物还回来就好。

通过多方打听,安宰亨得知从中国去瑞典很容易,就问焦志敏能不能去瑞典。从焦志敏决定去瑞典自费留学,到拿下签证,一共只有一个星期。她迫不及待地飞往瑞典斯德哥尔摩,而安宰亨已经在目的地等着她了。其实,安宰亨那时正在服兵役,按照韩国《兵役法》,服役期间不能出国,是韩国体育部长亲自出面为他疏通,军方这才网开一面。


有一大批记者跟着安宰亨而来。他一见到焦志敏就说:“韩国的国民都在等着你呢,你跟我回去吧。”


面对突如其来的求婚,焦志敏却不敢立即答应。她说:“不行,中韩两国现在还没有建交,我跟你走的话算不算叛逃啊?可别把出国的性质变了。你等等,我去中国大使馆问一下。”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的回复是焦志敏是来自费留学的,不是公派,所以这是她的个人行为,他们不管。


焦志敏拿不准主意,特意给恩师张燮林打电话。张燮林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国家队的队员了,自己想了就嫁,不用想这么多。”


安宰亨看出焦志敏顾虑重重,他说:“你不要把自己逼成那样。如果你对我信任,你就做一个决定。如果你还想对我进一步了解,不着急结婚也没关系,我还等你。虽然韩国的记者都跟我来了,我的压力很大,但是我不能把压力强加于你,你自己慢慢决定,我尊重你的选择。”


焦志敏觉得安宰亨处理事情很稳当,又事事替自己着想,于是跟自己说:“赌一把吧,就凭我对他的直觉。”

翌日,焦志敏穿上韩国新娘的传统服饰,略施粉黛,和安宰亨一起去韩国驻瑞典大使馆注册结婚,大使还留新郎和新娘吃了饭。焦志敏随安宰亨回到韩国,一下飞机就惊呆了:韩国政府专门为他们开辟了贵宾入境通道,政府部门长官、韩国乒坛名将、安宰亨的亲友团都手捧鲜花等候在通道两旁,KBS电视台现场直播,各路媒体挤得水泄不通。


为了满足韩国民众想观摩婚礼的请求,1989年12月22日,焦志敏和安宰亨在汉城国家奥林匹克公园举行了开放式婚礼,前来参加的客人不计其数。时任国际乒联主席荻村伊智朗亲自担任司仪,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也发来贺电。他们的新房是韩国政府精心准备的,布置得富丽堂皇,甚至连锅碗瓢盆都不需要小夫妻去采购。


后来,焦志敏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远嫁的公主,眼前的一切都如梦幻般美好。除了拿冠军,婚礼那天是我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

1991年9月17日,焦志敏和安宰亨的爱子安秉勋诞生了,为后来的高尔夫界增添了一颗闪闪发亮的明星,而这颗明星如今也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祝福这幸福的一家子!


安秉勋求婚成功!他的婚礼有可能超越母亲焦志敏吗?
ad
ad
图文信息
ad
ad
太伟高尔夫俱乐部,儿童高尔夫,迪森高尔夫,万柳高尔夫俱乐部,鸿禧高尔夫俱乐部,高尔夫果岭,高尔夫球场围网,高尔夫视频教学